alrisy 发表于 2007-4-6 10:20:45 AM

岁月风云/The Drive Of Life(央视版)

本帖内容转自
1、岁月风云官方网站
http://ent.qq.com/zt/2007/syfy/gs.htm
2、cctv《岁月风云》网页
http://ent.cctv.com/special/C18755/01/index.shtml

岁月风云(58集)
监制:梁家树
演员阵容:刘松仁-华文翰                 苗侨伟-华文硕
               黄淑仪-许湛恩                 廖京生-华文鸿
               林 峰-华振邦                 宣 萱-华清瑜
               冯绍锋-华振民                 邓萃雯-汪绍芬
               梁靖琪-华清琳                 佘诗曼-荣秀风
               陈美琪-卫长萍                 胡杏儿-方秉怡
               吴卓羲-冼介强                 赵柯-李倩茜
               马德钟-危永标                 伍卫国-危天行
               王敏德-韦 伦                 刘 江-汪政国
               陈国邦-汪绍良

alrisy 发表于 2007-4-6 10:21:46 AM

故事

2007年,一辆中国自主品牌的轿车终于在美国的公路上奔驰着。
  轿车上载着三名华氏车厂的董事,分别是华振邦、田振民和华清琳。他们经过多年的艰苦奋斗,终于打造出民族自主品牌汽车,成功地开拓海外市场,为中国的汽车工业迈出骄人的一步。
  这是华家几代人的梦想,也是一个家族分裂后,再团聚奋斗的故事……

【百年汽车梦】
  20世纪初,曾为清官的华开元放洋留学,目睹外国汽车穿梭市中,钦羡不已,回国后遂决心发展中国本土汽车工业。几经艰辛,开元终建立汽车维修厂,直到抗日战争前,他又把维修厂发展成发动机制造厂,一步一步迈向他的中国汽车梦。
奈何战乱爆发,华氏企业被逼中断发展,直到抗战胜利,新中国成立,华氏发动机厂才得以重建,而这时的掌舵人已是华开元的儿子华誉昌了。
  誉昌认为生产发动机是创建本土汽车工业的第一步,最终目标还是造车工业;其默默耕耘的精神也影响了他的三个儿子,分别是华文翰、华文鸿和华文硕。但踏入50年代,国内环境变迁,华氏发动机厂转为国营企业,发展渐渐放缓;至60年代中,华誉昌也因积劳成疾而离世,其汽车梦也因而破碎未圆。

【时局动荡 兄弟分离】
  1965年,誉昌的长子华文翰已然大学毕业,文翰认为前往香港应有更大发展,但家中尚有母亲需要照料,故文翰和文鸿以抽签决定去留。结果文翰使计,从中作弊;文鸿因而要留在国内,文翰却与最小的三弟华文硕奔赴香港。
文鸿本想到发动机厂当工程师,但因国内局势于1966年后开始动荡,无奈被逼下乡,不止要暂时放弃延续父亲的汽车梦,更跟文翰等人失去联络。
  熬过60年代的苦难,踏入70年代初,文鸿终于能重回发动机厂工作,随后更协助这所国企生产拖拉机,再次向机动运输工业迈进一步。
  而身处香港的文翰和文硕却刻苦工作,后得商人汪政国赏识,不止把女儿汪绍芬嫁予文硕,还出资跟华氏兄弟合作经营钢铁加工厂。从此,文翰两兄弟扶摇直上,成为富商。

【开放改革的冲击】
  80年代初,中国已经推行开放改革政策,国内百业得以迅速发展。而文鸿所领导的拖拉机厂也开始转型生产小货车,成绩不俗。然而,开放改革虽带来无限商机,但同时也带来激烈竞争,令这所规模甚小的车厂备受市场压力;奈何又没有外资车厂有兴趣与之合作,故业绩渐走下坡。
  至90年代初,车厂渐渐陷于困境,余下的补救办法就是把企业改为集体拥有制,并且引入资金以及实施现代化企管。
与此同时,文翰已回国寻回文鸿等人,但因为各种前因,两兄弟有所嫌隙而未能和解,文翰遂暗中派人注资车厂,以帮助文鸿暂渡难关。

【钢铁厂争夺战 华氏兄弟决裂】
  另一方面,90年代初,处身香港的文翰和文硕却卷入一场钢铁厂争夺战。事缘汪家掌舵人汪政国病重,命不久矣,故想独子汪绍良继承钢铁厂。但文翰认为绍良不才,不欲半生心血毁于其手,于是跟汪家展开股权争夺战。
  但文硕视其岳父汪政国如生父,加上曾答应政国会为汪家守业,故无奈跟文翰对抗。最后,强悍的文翰终将汪家撵出局外,全权控制钢铁厂,但却因此跟文硕反目决裂。而文硕因有负于汪家,再加上回归问题,遂举家移民加拿大,从此跟文翰不相往来。

【1997的冲击】
  临近1997年,文翰虽操控整个钢铁加工集团,但业务逐步萎缩,相反,其子华振邦掌管的地产业务却如日中天。振邦及集团股东遂逼使文翰把大量资金投入地产发展,文翰不欲,但最终无奈就范。
  岂料回归盛事过后,金融风暴骤至,振邦掌管的地产业务如江河决堤般崩溃,最后更拖跨原有的钢铁业务,集团清盘告终,振邦骤而成为众矢之的。
  幸好华家资产还剩下国内那所车厂,振邦遂下定决心,回国管理车厂,祈望 藉此翻身。而文翰因与振邦闹翻,故宁愿留港东山再起。

【车厂风云 亲人重聚】
  振邦决心要把车厂转亏为盈,但由于中港及企管文化的差异,以致营运上举步维艰。但其实大家目标一致,最后经各方努力协调,振邦、文鸿及其子田振民等人终逐步融合,合力把车厂业绩达至收支平衡。
  及后,振邦更发现三叔华文硕的女儿清琳原来是一名出色的汽车设计师,遂拉拢她回国,跟文鸿等人合作开发小轿车项目,誓要取得更大的发展。
  与此同时,从加拿大回来的文硕已跟文翰和解,但因文翰目睹振邦努力为车厂的心,于是联同文硕,开发零部件业务,希望为华氏汽车工业的未来铺路。
  踏入2000年,因为文翰、文鸿、文硕、振邦、振民和清琳这两代人的努力,一辆自主品牌的小轿车终于研制成功,投产后更是销量平稳。因为追寻这个汽车梦,曾经四分五裂的家族终于首次团结,逐步完成前几代人的梦想……

【汽车战国时代来临 梦想还未真正完成】
  车厂业务渐上轨道,但厂中两大巨头,掌管企业管理的振邦,和掌管销售的振民竟然越来越多矛盾和分歧,隐伏危机。
  2001年,中国加入世贸,汽车战国时代终于来临。外资车厂大举进攻国内市场,造成弱肉强食的激烈竞争。而原本售卖发动机给华氏车厂的外资车厂决定停止供应,令车厂陷于生产恐慌。这一刻大家终于明白,汽车的灵魂是发动机,若未能自主研发和制造,始终会受制于人。
  然而,文鸿其实早已默默研发属于自己车厂的发动机,正因这次危机,研发项目被逼加速。振邦决定自行生产发动机,以配合第二代轿车项目,但因他好大喜功,急于求成,竟令车厂面临破产边缘。而振民也因意见不合而离开车厂,与此同时,文翰又因病离世,振邦的人生掉进谷底 .....

【融资风波 弱肉强食】
  2004年,车厂四分五裂,文鸿以华家长辈身份鼓励振邦重新振作,助他了解曾祖父华开元当年的汽车梦。振邦痛定思痛,遂前往香港为车厂上市集资,希望能够生产第二代轿车以挽救车厂厄运。而振邦锲而不舍的精神终感动当日离他而去的人,每一个也返回车厂相助。
  资本市场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 界,故 车厂上市后,国际股坛狙击手便藉不利消息打击车厂的股价,逼使第二代轿车迟迟未能如期下线,振邦等人更被投资者告上法庭,危机排山倒海般涌至……
  但另一方面,离开车厂的振民已成功建立属于自己的汽车销售公司,眼见振邦等人不怕艰辛也为达成未完的梦想,也不禁为之感动;遂抛弃前嫌,义无反顾投下资金及人力,再度携手跟振邦合作,解救一切危机……

【团结才能成功】
  兄弟同心,其利断金。
  从20世纪30年代至21世纪2007年,华家中人离离合合,聚聚散散,几代人经历重重波折,最终又再走在一起,成功打造自主品牌汽车,真真正正地完成先辈的汽车梦想。 因为他们深信,只要我们团结,就能成功。只有我们自己制造的汽车,才能载着我们飞快地开往灿烂的未来……

http://img1.qq.com/ent/pics/3573/3573782.jpg

alrisy 发表于 2007-4-6 10:22:45 AM

华清瑜(宣萱  饰)

年龄:24至37岁(于1994至2007年)

学业:加拿大多伦多大学会计学士

职业:钢铁厂会计部经理/车厂汽车设计师

性格:孝顺,端庄贤慧,秀外慧中;聪明美丽,外表温婉,善解人意;做事循规蹈矩,是父母眼中的乖乖女;对爱情极为执着。

背景及遭遇:  
瑜是华文翰的大女,对父母极为孝顺。自小乖巧伶俐,品学兼优,多才多艺,永远不会有违父母的教诲,亦不敢有丝毫越轨的行为,是翰眼中最乖巧、最不需要他操心的一个子女。  
瑜大学毕业之后,虽然对设计业有兴趣,但为了不违背翰的意思,加入了钢铁厂任会计部经理,跟危永标成为同事。眼看着标为华家尽心尽力,但都得不到翰的赏识,瑜不由对标有点同情,经常鼓励标。但这举动竟令标误会,以为瑜喜欢他,瑜为免标再纠缠下去,坦言心中另有所爱——韦伦。  
伦是瑜的设计导师,二人志趣相投,不久更发展出恋情。然而,伦竟是个有妇之夫,却欺瞒瑜多时。最终,伦舍弃瑜回到妻子身边,瑜伤心难过。在瑜难过的时刻,标一直守候在瑜身边,令瑜感动不已,终对标芳心暗许,二人成为情侣。  
经过此事,翰醒觉多年来忽视了瑜,不但让瑜做回喜欢的设计工作,更决心要保护女儿,不让瑜再受伤害。翰得知瑜与标拍拖,大力反对。原来,标因得不到翰的赏识,早已不再是对华家忠心耿耿的忠仆,而是对翰怀恨在心的敌人。瑜处于爱情与亲情之间,痛苦挣扎。  
瑜本打算忍痛放手,却还是不舍,决定与标结婚。翰无奈,但明白瑜已是成人,不再是任父母摆布的小女孩,豁然放下对标的戒心,让瑜找寻自己的幸福。可是,标的狼子野心却没有因为得到瑜而放下,反而盘算着如何吞占整个华家的家业。标多次摆弄,令华家陷入一个又一个的困境,更令得华家内部四分五裂。瑜不知就里,坚信标对华家及自己的忠诚,默默为标遮挡风雨。直到有天得知标的恶行,瑜大受打击。可是,瑜心爱标,不单没有揭发标,更为了让标回头有路,怀下标的胎儿,希望令标回心转意,改邪归正。可惜一切都无法令标动容,标已经被名利冲昏了,对瑜的心意竟视为背叛,变本加厉。瑜眼见华家将被标毁于一旦,终狠下心,含泪揭发标的罪证,但心里仍默念着,会跟女儿等待标回来...

宣萱———华清瑜
人物角色:华文翰之女。丈夫危永标是她生活的一切,对爱情非常执著。丈夫背叛华家后,她仍然选择留在丈夫身边,希望他能改变。
性格特点:斯文淡定小女人。
演员心声:这个角色和我很不像,她有点傻,明知道丈夫不好,还盲目地跟他在一起,甚至做了很多错事,而我会比较当机立断一点。


http://img1.qq.com/ent/pics/3384/3384625.jpg

alrisy 发表于 2007-7-2 11:55:36 AM

分集剧情


第1集:

   
  
  2007年,15000辆我国民营车厂“华喆”自主生产的汽车被运到美国市场。在新闻发布会上,回顾华喆的发展和华家所经历的波折,大家都感慨万千……

  1994年的香港,这天是国威钢铁集团董事会主席汪政国的生日,他的女儿汪绍芬和女婿华文硕都早早地到酒店给他贺寿。国威现任的行政总裁、文硕的大哥华文翰却迟迟不到。原来文翰正在挽救由于文硕的工作失误给国威带来的信誉危机,连夜带领工人加班。尚不知情的文硕为了文翰的迟到连连说好话,匆匆赶来的文翰却并不领情,宴会结束后不顾绍芬和政国的说情,狠狠地教训文硕,惹得绍芬很是生气,政国也暗感不满。

  文翰的二弟华文鸿在北京的长路福川车厂主管研发工作,因为多年前的一个误会一直与文翰少有往来。由于基建的原因,华家在京郊的的祖坟必须迁移,文鸿邀请文硕他们到北京商讨。

  文翰、湛恩和文硕三人一起飞到北京。不料在饭店里,一个误会使文鸿认为文翰仍不尊重自己,负气离去。

  第2集:

  为了使三兄弟和好,借着中秋节的名义,湛恩拉拢大家一起吃饭,没料到文翰和文鸿还没来得及见面就分别接到了自己儿子车祸的消息。

  原来文翰的儿子振邦正在北京参加赛车,他在途中巧遇文鸿的儿子振民。振民的小货车坏了,振邦让振民搭自己的车回家过节,却因为车速过快而发生了意外,所幸两人伤势都不重。

  文翰接到助手危永标从香港打来的电话,称汪政国已安排儿子汪绍良回港,并约见众多董事,准备推举绍良任下一任董事会主席。振邦留在了北京,文翰等人则马上回港处理。因为绍良品行不端正,当年就是因为非法收受回扣才被逐出国威。

  董事会议召开当天,政国和绍良胸有成竹,不料文翰以退为进,提出政国退休后自己也将离开国威。形势马上急转直下,众董事纷纷转换立场。政国不堪刺激,病倒住院。

  在医院,政国提出希望女婿文硕能接任主席一职,这样既能留绍良在国威,又能阻止文翰退出。文硕面对这样的要求,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第3集:

  文硕接任国威主席后显得力不从心,文翰仍然是事实上的主事者,绍良对此非常不满。此时一个大型展览馆工程公开招标,在绍良的激励和文翰的支持下,文硕决定亲自挂帅,组织竞标。

  在文硕认真准备竞标时,绍良竟然暗自勾结了同样是做钢材生意的何福记老板何坚。他怂恿文硕出高价,好让何福记低价中标,希望自己从中牟取暴利。文翰一直派永标关注事态的发展,果然发现了绍良的不轨行为。但文翰深思熟虑后,仍决定放手让文硕去做。

  在北京,振民出院后,力劝振邦回港与父亲好好沟通。文翰也决定给这个虽然贪玩却生性聪明的儿子一个机会。在振邦提出想发展温泉酒店的想法时,文翰决定给予支持。终于有机会实现自己梦想的振邦带上得力助手志明,开始筹划兴建温泉酒店。在买地的过程中,振邦遇到了漂亮的荣秀风。实际上秀风是代表另一个买家的地产代理,不知底细的振邦却把她当作这块土地的卖家,把自己买地的计划和盘托出。

  第4集:

  振邦突然接到那块地皮要转让给其他人的消息,匆忙闯入签约现场,才发现自己是被秀风骗了。两人争执不下,土地的所有者、天狼国际的老板危天行提出,谁能帮他找到珍藏版的雅迪高笔,土地就卖给谁。振邦秀风展开一场智斗,最后还是振邦在文翰处找到了那支笔,天行表示会把地卖给振邦。

  振邦自信满满地回北京考察,振民也从这个计划中发现了商机。他游说车厂工人集资在温泉酒店周边建饭店,最后在女工倩茜的帮助下说服了工人,筹集到资金。

  文硕听信了绍良的谗言,使国威在竞标中失败,慌忙找文翰帮忙。董事会上,绍良以为奸计得逞时,文翰请出何坚戳穿了他。绍良当即被罢免一切职务,赶出国威。已是肝癌晚期的汪政国得知消息很快去世。

  为了保住文硕,文翰谎称他是自己安排在绍良身边搜集证据的。愤怒的绍良在绍芬面前揭露文硕以前的风流韵事。伤心的绍芬提出离婚,只是在回来奔丧的女儿清琳面前隐瞒此事。

  第5集:

  清琳终于发现父母感情不合,负气出走。绍芬其实对这段感情很是不舍,再考虑到女儿清琳,终于原谅文硕。绍芬提出移民,陪女儿一起去加拿大读书,文硕无奈同意。而绍良也把国威的股份悉数卖给文翰,离开了香港。

  振邦前去天狼国际签土地买卖合约,危天行却出尔反尔。原来多年前文翰曾经联合钢铁业的同行抵制天行的高价锌砖,天行一直以那次商场的失败为耻辱。这次得知振邦是文翰的儿子,存心戏弄他。

  振邦的温泉酒店计划被迫搁置,而振民却已经投入了前期资金,在周边建起饭店。得知计划搁置后,振民急忙赶到香港找振邦了解情况。此时文鸿正好在香港出差,他前去探望文硕,遇到湛恩,应邀去文翰家,却正好听到文翰教训振民做生意不应太轻信于人。

  文翰拿出十万块钱帮助振民,文鸿和振民并不领情;文硕也认为文翰老是喜欢教训别人,帮别人做主。言谈中,文硕又提到当年来香港时,文翰在抽签中作弊的事情,一家人不欢而散。

alrisy 发表于 2007-7-2 12:03:33 PM

第6集:

   
  
  文翰向家人解释了当年抽签作弊是因为自己作为大哥要承担起照顾弟弟的责任,并且亲自到机场送文硕一家,也希望能和文鸿解开心结,兄弟情谊让人感动。

  振民无意中又发现商机,从香港低价买了大量的太阳镜回内地销售赚取差价,偿还了工友们的资金。而文鸿回到车厂,又开始潜心于车厂的工作,与自己的岳父――厂长田丰收一起探讨车厂改革的事情。

  振邦开始到国威的物业部上班,他希望能够赚到钱之后改善物业部的条件。做地产代理的秀风正好是振邦合作的最佳人选――她把自己的妈妈卫长萍从加拿大接回香港生活,一心拼命赚钱,能力很强。两人智力相当,虽然不时斗气,但为了共同的利益,开始合作炒楼。

  振邦把售卖物业所得的钱交给秀风再拿去炒楼,永标知道后决定向文翰报告。清瑜出面向永标求情,希望永标能够在振邦把钱收回后再报告,以免振邦前功尽弃。永标内心不无波澜,答应了清瑜,原来他对清瑜早就有爱慕之心。在家人的鼓励下,永标准备向清瑜表白,却不料还没开口就发现清瑜已经有了亲密的男友。

  第7集:

  清瑜的男友韦伦是个一流的设计师,而清瑜也热爱设计,两人趣味相投,相处很融洽。

  秀风和振邦则棋逢对手,炒楼连连获利。物业部人手短缺,振邦决定请秘书。方秉怡误打误撞成功进入国威,从此和志明一起帮助振邦做事。秉怡个性像个“管家婆”,和天性散漫的振邦相处起来犹如欢喜冤家。

  文鸿所在的长路福川合资车厂正因为日本福川要撤资而面临资金危机,文鸿在关键时刻决定接下厂长一职。振民的销售事业却蒸蒸日上,他从倩茜的口中知道了车厂面临的困难,鼓励父亲迎难而上,父子俩很是亲厚。

  在一次俄罗斯交响乐的音乐会上,文翰和长萍巧遇。原来他们是在北京的故人,更是曾经的恋人。时过境迁,两人像老友一样叙旧。分别陪爸爸和妈妈去听音乐会的振邦和秀风也碰到一起。秀风手中有五十个新盘“浩景园”的内部认购单位却找不到买家,振邦想投资却没有找到其他有单位的地产代理,两人再次一拍即合。

  第8集:

  湛恩带子女去餐馆吃饭,巧遇文翰和长萍。湛恩只知长萍是文翰文鸿的故人,热情招待她。长萍得知文翰有心出资帮助文鸿的车厂,又担心文鸿拒绝,于是提出可由自己代为出面。文鸿听到有投资者主动上门,兴奋不已,只是没料想投资者会是多年未见的长萍,注资很快达成意向。

  永标和清瑜陪同长萍也来到北京。永标向清瑜表白爱意,无奈清瑜心中已有韦伦。韦伦为了给清瑜一个惊喜,竟突然出现在清瑜面前。这一幕却恰好被文鸿看到。文鸿得知长萍是代文翰出面,情绪激动。原来当年文鸿一直喜欢长萍,而长萍心中只有文翰。

  清瑜为了弥补,约韦伦一起来到车厂。韦伦的专业让文鸿折服,文鸿决定以大局为重,重新接受注资。

  在香港,振邦私自动用公司资金炒卖地产被秉怡无意间泄露了。文翰大怒,要振邦直接向董事们交待。就在一片声讨声中,却传来“浩景园”大卖的消息,振邦为公司赚取了整整三千万的纯利,众董事马上怒气全消。

  第9集:

  文硕一家移居加拿大后,生活寂寞沉闷,开的餐厅生意也很冷清。在一次派对中,文硕遇到昔日的红颜知己芝芝。芝芝表示自己可以在生意上帮文硕一把。文硕前往跟芝芝见面,绍芬大怒,两人的矛盾加深。

  永标在感情上失意,在事业上更加努力。他提出了一个换地计划,就是把国威的土地卖给丰力地产,在便宜的地方另置厂房。只是没想到丰力合作伙伴竟是危天行,而天行和永标的父亲令泰还是同父异母的兄弟,只是两家甚少往来。

  北京,文鸿正式接任车厂的厂长,振民的销售也越做越红火。倩茜一直在振民身边支持他,懵懂的振民无意中听到女工的议论,才知道倩茜暗恋自己。

  振邦十分陶醉于自己的成功炒楼,但文翰并不欣赏他的投机作风。振邦急于证明自己,他提出了“以地换楼”计划。就是国威拿出厂房的地皮,折价作为投资股份,待楼宇建成并出售后,依股份比例摊分利润。文翰坚决反对,振邦感到不服。湛恩对父子俩都极力劝说,因文翰因急着要去北京出席投资车厂的签约仪式,这件事就暂时被放下了。

  第10集

  文翰注资后,文鸿开始构想车厂的改革,一些老员工唯恐实施改革以后自己会面临下岗,纷纷向老厂长丰收告状。文翰得悉后,私下以股东的身份给丰收施加压力。丰收误以为是文鸿的主意,感到很生气。文鸿受了冤枉,文翰枉做好人。长萍劝文翰不如尊重文鸿及振邦的决定。

  秀风到国威游说振邦当“全职炒家”,又鼓动吴志明也投资楼宇。秉怡看不惯秀风,有意无意地作弄秀风。振邦为此斥责秉怡,而秉怡却用自己的经历劝振邦跟文翰和解。

  文硕与绍芬的生活仍不如意。绍芬偶然遇到初恋情人危天行,两人叙旧,却被文硕误会有染。文硕一气之下与芝芝再续前情。

  永标花费很多精力在换地计划书上,却发现文翰在仔细研读振邦的“以地换楼”计划,加上清瑜请他帮振邦的忙,在文翰征求他意见时就顺水推舟赞成振邦计划。最终文翰决定采取振邦的建议,并与危天行达成初步协议。而实际上,危天行却知道,股市即将有大动荡,楼市面临着很大的危机!

alrisy 发表于 2007-7-2 12:06:09 PM

第11集

   
  
  国威向银行借贷数亿元,购入另一地皮开始兴建新的钢厂,振邦则开始负责兴建豪华住宅“傲然山庄”。天行又提出自己愿意以较低价格,将“傲然山庄”的股份售予振邦。国威董事会为谋取更大利润,同意了此事。

  1997年6月30日晚上,普天同庆。在长路车厂的联谊会上,一直把倩茜当妹妹的振民把她介绍自己的上司林总,倩茜为此非常失落。

  而秀风为了拿到傲然山庄的独家代理权,盛装前去赴振邦的约。振邦最终同意以八折售价将“傲然山庄”的单元卖给秀风,两人相拥。

  文硕、绍芬的矛盾日益加深,绍芬发现文硕和芝芝在一起,文硕又指责绍芬和天行不轨。清琳听到两人吵架,倍感崩溃。绍芬落魄地离家出走,最终接受了天行的收留。

  由于受到东南亚金融危机的影响,香港的楼市受到重创,“傲然山庄”也陷入危机。振邦、志明、秉怡苦无对策,此时文翰前来通知他们,丰力地产的蒋先生要召开紧急会议!

  第12集

  丰力地产决定停止“傲然山庄”项目,文翰默然接受了这一现实,而振邦却一时间难以接受,怒打危天行。振邦的不成熟使文翰失望,也使秉怡懊恼。在秉怡家庭的启发下,振邦终于有所感悟。而秀风为求脱身,游说客户购买自己手上的单元,却被同事揭穿,被公司开除。债台高筑的秀风精神几乎崩溃。

  国威陷入绝境,永标积极地替文翰谋求解决方案。然而,文翰却深知一切方案都是徒然。国威清盘,文翰拿出私人财产来弥补员工的损失,令银行大为赞赏。而湛恩始终对文翰不离不弃,令文翰很受感动。

  北京的长路福川车厂盈利日渐增长。文鸿主动到香港找文翰,提议文翰干脆全身心转到车厂工作,兄弟俩携手共同发展汽车工业,实现华家先辈们的梦想。文翰几经考虑,决定先派振邦到北京车厂工作。振邦为了弥补自己的失误,磨炼自己,同意前往。

  第13集

  秀风破产后,求职遇到很多困难,最终接受现实,在一家床上用品店找到了工作。她急切希望做出业绩能晋升店长,却因为业务不精遭到顾客投诉。公司方面决定再给她一次机会。

  振邦带着原来的助手志明和秉怡,为到车厂工作做了大量的准备,来到北京后却发现丰收、振民对振邦一行并不欢迎。文鸿力排众议,安排振邦担任副厂长一职,支持振邦工作。

  在文鸿带振邦一行参观车厂时,振邦隐约发现车厂管理松懈、人浮于事、效率低下的问题。

  振邦心中放不下秀风,几番去信,却杳无回音。而文翰在银行的帮助下,开始做钢材贸易,希望慢慢做大,重建国威。

  倩茜对振民的情感受挫后,便有意疏远振民。

  第14集

  振邦发现车厂配件积压、仓库管理混乱,大胆地提出“零仓储”的设想。此举得到文鸿的支持,但却遭到丰收、振民及一些工人的反对。丰收还设法将振民安排到厂里当销售部经理。最终,文鸿力排众议,答应振邦试验三天。试验当天,零配件送货的车被堵在路上,而约定的到货时间快到了,生产线面临停产。

  文翰新建的华祥钢材贸易公司是个小公司,文翰什么事都要亲历亲为,还要亲自跑单。一次一单大生意却让永标代表的大公司无意中截走了。永标十分不忍,于是辞职后到华祥去求职,决意和文翰一起打拼,清瑜和文翰十分感动。

  在加拿大清琳的毕业典礼上,文硕和绍芬不期而遇。两人都很冲动,一来二往,甚至把前来探望文硕的文翰也裹挟了进来。最终绍芬态度坚决,要和文硕离婚。离婚后,绍芬终于接受了天行,而文硕在文翰的劝说下,决定重回香港。清琳不舍父亲,也同意随父回港。

  第15集

  文鸿得知零仓储试验当天的堵车是人为制造的,并与振民有关,决定处分振民。在丰收的建议下,文鸿同意让振民戴罪立功,下个月完成销售300辆车的任务。振民确有销售天份,在结算的最后一天圆满完成任务。振邦也通过这次堵车完善了自己的零仓储计划。

  改革的下一步是推行电脑化管理,李倩茜被选参加电脑班培训。她十分用功,常去找秉怡、振邦请教。振民误解了倩茜与振邦的关系,非常紧张。

  韦伦的妻子宝慧回到香港,要和韦伦复合。清瑜得知韦伦竟然有妻子,深感受伤。韦伦极力解释,并答应尽快与早已分开的妻子离婚,两人又和好如初。

  文硕和清琳回到香港后,暂时住在文翰家,文硕在一家会所找到了工作。清琳在一家传媒公司得到职位,但当她知道是绍芬在背后找人帮忙的结果,自尊心受打击,断然拒绝了这份工作。

alrisy 发表于 2007-7-2 12:07:07 PM

第16集

   
  
  秉怡告诉倩茜,振民的紧张说明他已经对倩茜产生感情。倩茜也反过来说秉怡那么紧张振邦,是否是爱上振邦,秉怡连忙否认。

  振邦向文鸿建议,从工厂长远稳定发展出发,应多争取一些长期的大额订单。振邦回到香港,从父亲那听说了秀风的下落。在文硕的鼓励下,振邦前去床上用品店找秀风。而秀风则只把他当顾客,让他买了一大堆床上用品。

  宝慧的楚楚可怜让韦伦心软,两人又恢复了关系。清瑜知道后十分伤心,文翰开导她,相信她一定能找个更好的丈夫,共同走完一生。

  湛恩终于知道文翰和长萍是旧恋人,对文翰的有意隐瞒非常不满。文翰解释此事已经过去了很久,而且保证自己来港结婚后再没有和长萍来往过。

  文硕为报复危天行,在危天行的重建区域中买下一套旧房,并坚持不签约卖房。绍芬知道后前去劝说文硕。危天行知道绍芬帮助自己,十分高兴,竟同意了文硕开出的天价,以五千万买下了旧房。

  第17集

  振邦回京后,发邮件向秀风表达爱意,并给秀风送了一束自己扎的纸币花,秀风十分感动。秉怡知道倩茜喜欢振民后,向她传授了一套“欲擒故纵”的方法,振民果然中计。

  为了应对汽车市场日益激烈的竞争,文鸿打算推行二十四小时轮班制,但仍顾虑会遭到工人的反对。

  危天行二十年前被人误认作哥哥令泰,遭到绑架,令泰却置之不理,天行一直记恨在心。如今他派人演了一场绑架令泰的戏,自己再救出令泰,以此报复。不料令泰一席话,天行才知道二十年前的宿怨其实是一场误会。但天行还是拒绝承认人与人之间的亲情和感情,这令绍芬感到可怕。

  绍良回香港后不久遭歹徒绑架,绍芬误以为是天行所为。不料不久绍良安然回家,原来天行不仅帮绍良还债,还把他救了出来。绍芬感激天行,发誓一辈子不离开他。

  天行准备进军大陆汽车工业。他把长路福川车厂作为合资的目标,因此向振民订车一万辆,要求一个月后交货。天行的算盘是,如车厂能完成,说明车厂的素质好,可投资合作;如车厂完不成,则能令他们损失巨额的违约金。这笔订单的接与不接在车厂引起了轩然大波:按车厂的设计产能,如果再实行24小时轮班制,是可以完成的;但现在实际每月三四千辆的产量又令振邦实在没信心。

  第18集

  文鸿让秉怡志明带振邦去温泉酒店放松,而这正是振邦原先计划建温泉酒店的地方。振邦这才醒悟到,自己现在缺的是信心和锐气,于是便果断和危天行签下订单。不料此举又招致丰收、振民和一些工人的不满。在会议上,两派争论不休,文鸿心脏病发作住院。

  文鸿让人分别送给振邦和振民一个京剧白脸脸谱、一个红脸画具。振邦和振民终于明白文鸿苦心。在文鸿的示意下,两人合作,终于在工厂成功推行了二十四小时轮班制。一万台的订单有了保障,企业改革也向前进了一大步。

  由于绍芬传小话和文硕无意中的一句话,使长萍和文翰的“关系”在湛恩心中投下的阴影。当她得知这次文翰是和长萍一块儿去北京时,她决心要捍卫自己的家庭。

  韦伦终于决定放弃清瑜,和宝慧一起去美国,清瑜难以接受。当她得知是永标逼韦伦做出选择时,又把怒气发泄到永标身上。

  第19集

  车厂顺利推行了24小时轮班制,生产率提高了,各项改革也在推进。眼看振邦、振民的进步和成熟,文翰和文鸿感到很欣慰。振邦和振民的关系也日渐融洽。在秉怡的帮助下,振民和倩茜的关系有了突破。

  秉怡因见秀风来京后,振邦在工作中有点分心,加上她对秀风本来就有看法,就找到秀风,要她别黏着振邦。秀风反讥秉怡暗恋振邦。秀风要和振邦一刀两断,认为两人以前在一起的基础是钱。而振邦仅用40元就使两人快快乐乐地过了一天,以此证明钱少也可以使相爱的人幸福。

  绍芬怨恨文翰,为了证明他与长萍有染,她把私家侦探偷拍的文翰和长萍在北京的照片给湛恩看,湛恩终于崩溃了,她决心和文翰离婚。其实文翰一直在竭力撮合长萍和文鸿的婚姻。长萍要绕道香港去加拿大,文鸿把想说的话又咽下了。

  第20集

  文翰回到香港,湛恩感受到丈夫的关怀和体贴,为了这个家和30年来的夫妻情份,她决定不再摊牌了。长萍到文翰家做客,谈到要去加拿大卖住宅,然后回香港,这又使湛恩起了疑心。在绍芬的挑唆下,她决定随长萍一起去加拿大,劝长萍对文翰放手。

  北京车厂终于如期完成一万两的生产任务,全厂欢庆。但危天行指出,车厂规模小,品种单一,前途堪忧。文鸿表示车厂正在研发自主品牌,危天行不屑一顾。

  湛恩和长萍到加拿大当天,就消除了误会。湛恩戳穿了绍芬伪造文翰的假遗嘱来挑拨自己和文翰离婚。不料第二天早晨,邻居的狗在长萍家后院刨出了一具男尸。警方查出尸体正是七年前失踪的长萍的丈夫荣乔生。在尸体旁的刀把上有长萍的指纹,警方还认为长萍有杀人的动机,证据都对长萍十分不利。警方拘押了长萍,文翰、秀风和振邦闻讯立即前往加拿大,文鸿却因签证问题耽误了。

  文翰和振邦通过秀风的叙述才知道,原来秀风和荣乔生婚后生活非常不幸。文翰为长萍请了律师,律师对长萍的案子也不看好,但亲友都不相信长萍会杀人。

alrisy 发表于 2007-7-2 12:28:13 PM

第21集
文翰和振邦通过秀凤的叙述才知道,原来长萍和荣乔生婚后生活非常不幸。文翰为长萍请了律师,律师对长萍的案子也不看好,但亲友都不相信长萍会杀人。湛恩去找长萍,让她说出真相。当晚,长萍终于回忆起自己自卫杀人的过程,其间,文鸿也赶到加拿大。

第22集
长萍在狱中割腕自杀。秀凤一行带着长萍的骨灰回北京安葬。为安慰秀凤,振邦整天陪伴在秀凤左右。回到香港 后,振邦担心秀凤伤心,把长萍的遗物全部锁在一间屋子里。文翰不能原谅湛恩,两人冷战。湛恩回大澳暂住。绍芬得知清琳在一家杂志社做见习记者,母女关系缓和,但清琳无论如何不能接受危天行。

第23集
秀凤情绪日渐稳定,便回公司上班,振邦也回北京车厂。文硕成为高尔夫球会所的推销员,偶遇危天行,遭到对方的奚落。清琳成了杂志社的记者,开始采访街头的神秘“车神”。这时她认识了一个乐观,纯朴,善良的小伙子介强,其实介强就是“车神”。介强是永标的父亲令泰的私生子,多年来一直在令泰的好友黄祥的修车行内。永标很喜欢介强,招介强进自己的车行做伙计。绍良劝说文硕和自己一起成立网络公司,再借壳上市,赚大钱。文硕欣然同意。

第24集
清瑜为了韦伦的事,主动向永标道歉,两个人终于和好了。泰嫂拒绝接受介强,令泰又气又急,病发住院。原来令泰是肝衰竭,并要肝脏移植。清琳终于采访到介强,并了解了他的身世。介强的血型刚好与令泰相配,便毅然捐出了自己部分的肝。手术成功,介强的善良打动了泰嫂和清琳。


第25集

介强和清琳分别劝永标和清瑜主动追求对方,使清瑜和永标关系进展很快。车厂的莆董和周总叫停自主研发,决意和美国希登汽车集团合资。振邦建议父亲撤资,自己建车厂,开发自主品牌。永标担心振邦的设想又会搞垮华祥,便答应天行的要求,帮助促成长路和希登的合作,原来希登的幕后老板竟是危天行。

alrisy 发表于 2007-7-2 12:33:59 PM

第26集
  
  文翰和振邦在永标的陪同下前去美国考察希登车厂,希登车厂在危天行的授意下,先答应保留研发部。但文翰对希登的诚意表示怀疑。当文翰发现希登后面的大股东是危天行时,什么都明白了,他拒绝合作,并决定退出长路车厂。同时文鸿也拒绝了继续留任厂长。

  文翰、文鸿决定自己建车厂,振邦、振民、秉怡、志明、倩茜都表示支持。他们决定收或并购一家内地有生产目录的车厂,研发自主品牌轿车,完成中国人及华家祖先的汽车梦。唯有资金尚有五千万的缺口,文硕痛快地答应帮助。

  在希登事件中,文翰觉得被永标出卖了,而永标坚持认为自己是为了长路车厂和华祥的利益。两人最终分道扬镳。

  文硕的科网股成为股市明星,因而有杂志社前来采访。文硕在采访中表示自己最大的遗憾是没有珍惜以前的太太绍芬,并承认是绍芬给了他成功的动力。

  第27集

  永标离开华祥后,试图自己做生意,不料血本无归,和文翰之间的误会却越来越深。走投无路之下,永标投靠了天行,在天行的一个小投资公司工作,天行则隐藏在幕后。永标急于证明自己,拿回自己失去的东西,患难之中,清瑜接受了永标的爱情。

  杂志社随后采访绍芬,绍芬维护文硕的隐私,让天行心中不快。文硕只要和天行相遇,两人就斗气。天行恼怒,发誓要搞垮文硕这个暴发户。

  美国科技概念股连连下跌,天行收买了绍良,又有永标配合,使得文硕一误再误,无限科网的资产严重缩水。为了能拿出五千万资助文翰,文硕处于两难中。文翰却反过来安慰文硕,要他不要担心建车厂的资金,只要在意打理自己的生意。

  第28集

  危天行让永标出面虚拟了一个朋友,表示要用一亿五的高价收购无限科研30%的股份,以此拖住文硕,使文硕在股市大跌时难以果断出手。又加上绍良在内部配合天行,虽然绍芬用尽自己的私房钱托市,也是杯水车薪,难以扭转乾坤。其间,永标为消除文硕的戒心,还以清瑜男友的身份去了文翰的家。

  文翰虽没有反对女儿和永标在一起,但心底对永标还是不放心。秀风利用秉怡的生日,向振邦证明秉怡暗恋他,希望他能处理好。秉怡却因为暴露了心事而尴尬万分。

  科网股暴跌,加上天行的落井下石,无限科研终于崩盘,资不抵债。一枕黄粱梦,文硕不堪打击,给清琳打电话诀别,清琳却因忙于工作,没听清就挂了电话。文硕在游艇上关闭门窗,点燃炭火,打算自尽。

  第29集

  绍芬听到文硕诀别的电话留言,马上通知文翰,文硕可能会出事。大家四处寻找文硕,没有结果。绍芬想起以前文硕说过希望自己死在游艇上,立即赶到码头,此时文硕已经奄奄一息。绍芬救出文硕后,电话招来了文翰一家,自己悄然离去。

  文硕在文翰和清琳的真情鼓励下,决心珍惜生命。绍芬得知文硕的惨剧是天行一手造成的之后,毅然离开了他。这件事情使清瑜也不再信任永标,提出分手。

  文翰为了替文硕偿还债务,决定搁置自建车厂的事。不料银行方面因文翰向来有信誉,主动提出让文翰重组债务,再次贷款给文翰建厂,也使文翰能盈利还贷还债。

  大家又看到了新的希望。文硕决定重新踏实重新做人,和文翰他们一起筹建车厂。文硕很感激绍芬救了自己,绍芬虽然对文硕余情未了,但仍对他的为人缺乏信心。

  第30集

  绍芬从和文硕、天行的相处中总结出做人要靠自己,决心自力更生。绍良要拿回天行答应给自己的补偿,但天行坚持要绍芬前去拿支票。绍芬为了维护自己的尊严断然拒绝,天行便当着绍良的面撕了支票。

  永标得到天行的赏识,成为北京长路希登车厂的首席执行官。文翰他们则成功收购了一家车厂,新车厂很快成立并要推出一款自主品牌的新车。清瑜和文翰、振邦在北京辛苦奔波时遇到了永标,终于招架不住他的猛烈进攻,两人又走到了一起,只是暂时还瞒着所有人。

  振邦和秀风也在拉斯维加斯结了婚,并且开始筹备婚宴。众人前去长萍的墓地祭拜,告慰她的在天之灵。在墓地,湛恩和文翰说起长萍的死和自己的鲁莽有关而内疚,不料这段话却被秀风听到。

alrisy 发表于 2007-7-2 12:43:10 PM

第26集
  
  文翰和振邦在永标的陪同下前去美国考察希登车厂,希登车厂在危天行的授意下,先答应保留研发部。但文翰对希登的诚意表示怀疑。当文翰发现希登后面的大股东是危天行时,什么都明白了,他拒绝合作,并决定退出长路车厂。同时文鸿也拒绝了继续留任厂长。

  文翰、文鸿决定自己建车厂,振邦、振民、秉怡、志明、倩茜都表示支持。他们决定收或并购一家内地有生产目录的车厂,研发自主品牌轿车,完成中国人及华家祖先的汽车梦。唯有资金尚有五千万的缺口,文硕痛快地答应帮助。

  在希登事件中,文翰觉得被永标出卖了,而永标坚持认为自己是为了长路车厂和华祥的利益。两人最终分道扬镳。

  文硕的科网股成为股市明星,因而有杂志社前来采访。文硕在采访中表示自己最大的遗憾是没有珍惜以前的太太绍芬,并承认是绍芬给了他成功的动力。

  第27集

  永标离开华祥后,试图自己做生意,不料血本无归,和文翰之间的误会却越来越深。走投无路之下,永标投靠了天行,在天行的一个小投资公司工作,天行则隐藏在幕后。永标急于证明自己,拿回自己失去的东西,患难之中,清瑜接受了永标的爱情。

  杂志社随后采访绍芬,绍芬维护文硕的隐私,让天行心中不快。文硕只要和天行相遇,两人就斗气。天行恼怒,发誓要搞垮文硕这个暴发户。

  美国科技概念股连连下跌,天行收买了绍良,又有永标配合,使得文硕一误再误,无限科网的资产严重缩水。为了能拿出五千万资助文翰,文硕处于两难中。文翰却反过来安慰文硕,要他不要担心建车厂的资金,只要在意打理自己的生意。

  第28集

  危天行让永标出面虚拟了一个朋友,表示要用一亿五的高价收购无限科研30%的股份,以此拖住文硕,使文硕在股市大跌时难以果断出手。又加上绍良在内部配合天行,虽然绍芬用尽自己的私房钱托市,也是杯水车薪,难以扭转乾坤。其间,永标为消除文硕的戒心,还以清瑜男友的身份去了文翰的家。

  文翰虽没有反对女儿和永标在一起,但心底对永标还是不放心。秀风利用秉怡的生日,向振邦证明秉怡暗恋他,希望他能处理好。秉怡却因为暴露了心事而尴尬万分。

  科网股暴跌,加上天行的落井下石,无限科研终于崩盘,资不抵债。一枕黄粱梦,文硕不堪打击,给清琳打电话诀别,清琳却因忙于工作,没听清就挂了电话。文硕在游艇上关闭门窗,点燃炭火,打算自尽。

  第29集

  绍芬听到文硕诀别的电话留言,马上通知文翰,文硕可能会出事。大家四处寻找文硕,没有结果。绍芬想起以前文硕说过希望自己死在游艇上,立即赶到码头,此时文硕已经奄奄一息。绍芬救出文硕后,电话招来了文翰一家,自己悄然离去。

  文硕在文翰和清琳的真情鼓励下,决心珍惜生命。绍芬得知文硕的惨剧是天行一手造成的之后,毅然离开了他。这件事情使清瑜也不再信任永标,提出分手。

  文翰为了替文硕偿还债务,决定搁置自建车厂的事。不料银行方面因文翰向来有信誉,主动提出让文翰重组债务,再次贷款给文翰建厂,也使文翰能盈利还贷还债。

  大家又看到了新的希望。文硕决定重新踏实重新做人,和文翰他们一起筹建车厂。文硕很感激绍芬救了自己,绍芬虽然对文硕余情未了,但仍对他的为人缺乏信心。

  第30集

  绍芬从和文硕、天行的相处中总结出做人要靠自己,决心自力更生。绍良要拿回天行答应给自己的补偿,但天行坚持要绍芬前去拿支票。绍芬为了维护自己的尊严断然拒绝,天行便当着绍良的面撕了支票。

  永标得到天行的赏识,成为北京长路希登车厂的首席执行官。文翰他们则成功收购了一家车厂,新车厂很快成立并要推出一款自主品牌的新车。清瑜和文翰、振邦在北京辛苦奔波时遇到了永标,终于招架不住他的猛烈进攻,两人又走到了一起,只是暂时还瞒着所有人。

  振邦和秀风也在拉斯维加斯结了婚,并且开始筹备婚宴。众人前去长萍的墓地祭拜,告慰她的在天之灵。在墓地,湛恩和文翰说起长萍的死和自己的鲁莽有关而内疚,不料这段话却被秀风听到。
页: [1] 2
查看完整版本: 岁月风云/The Drive Of Life(央视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