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星 发表于 2010-10-28 10:49:39 PM

刑警/Gun Metal Grey

转自TVB官网 http://programme.tvb.com/drama/gunmetalgrey/

簡介

首播日期: 2010.11.01

十五年冤獄
石東昇,重案組沙展,十五年前是一個正直火爆的警察,因一時衝動,牽涉一宗謀殺冤案,被判終身監禁,坐了十五年冤獄,因為有新証據發現而被無罪釋放。

昇出獄後,表面上對冤獄一事表現豁達,只要求復職當回警察,但暗裡卻執意要查出當年冤案的真相,誓要把真兇繩之以法。但當昇查知冤案真相,卻苦無証據把真兇伏法時,昇十五年來潛藏著的仇恨終於爆發,在極度憤怒下,對真兇執行私刑、將其射殺。而昇內心潛藏著的極端嫉惡如仇的心理,在這刻得到了釋放,昇第一次感受到替天行道的痛快。

地下審判官
自此,每當遇到法律未能即時制裁的兇徒,昇便以替天行道說服自己,執行地下裁判。時日漸進,昇變得享受這種凌駕於法律的權力和快感,甚至發展出一套歪理,認為既然執法制度存在漏洞,這個世界便需要有地下執法。最後,昇走火入魔,當自己是上帝,終於演變成一個故意挑戰法律的危險人物,誰要是阻止他進行地下執法,他就不惜一切剷除誰。

結果,昇執著乖張的信念,親手破壞了與米安定的兄弟情,失去了紅顏知己許文謙;也破壞了他竭力想挽回的婚姻,失去了妻女,失去了親情。

亦敵亦友
在昇的演變過程中,定作為昇的好拍檔兼好兄弟,也一同經歷了一段心理掙扎。定因當日所作證供,間接令昇坐了十五年冤獄,而對昇心生歉疚,於是協力幫昇追查當年冤案,並與昇重建兄弟情,因此在昇對真兇執行私刑並遭到內部調查時,定在感情上出現了盲點,堅持維護他。昇亦因此利用定的信任,在定面前做雙面人。

後來,定從蛛絲馬跡開始懷疑昇,並試圖勸昇收手,昇卻堅持自己的歪理,從此兩人變成亦敵亦友。當昇越走越極端,故意挑戰法律、挑戰定的調查和阻撓時,兩人由暗鬥變成明爭,昇更不惜拋棄兄弟情義,用各種方法打擊陷害定,甚至要脅定所愛的謙,逼定執行私刑、成為自己的同類人,但定始終堅持要用證據將昇繩之於法,維護執法制度。

蓝星 发表于 2010-10-28 11:06:36 PM

人物
監製 唐基明
編審 梁恩東, 劉彩雲
演員 苗僑偉 (飾米安定), 黃日華 (飾石東昇), 宣萱 (飾許文謙), 丁樂鍶 (飾石朗), 王浩信 (飾高紀煬), 胡定欣 (飾許文詩), 羅樂林 (飾高立仁), 陳秀珠 (飾簡竹君)

人物关系图
http://img.tvb.com/ii/7/15531/000001553062_1288078611.jpg

宣萱 飾 許文謙

http://img.tvb.com/ii/7/15531/000001553036_1288078376.jpg

角色資料
性別:女
年齡:30
職業:《爆周刊》編輯

性格
堅強硬朗,工作拚搏,韌力十足,全天候武裝自己,活脫是一個工作狂、女強人。因感情受創而發奮事業,表面上為達採訪目的不擇手段,不顧形象、不怕得罪人,說話倔強不留情面,經常招惹是非;其實內心富人情味,愛打抱不平,喜以筆鋒為弱者出頭。在堅強的外殼下,只是一個渴望有依靠、被照顧的小女人,享受愛與被愛。

背景
謙畢業後投身傳媒行業,認識了男友,二人一起為事業打拚。謙本來重感情多於事業,希望再工作幾年,就與男友結婚生子。其後總編退休,懸空的位置將由謙或男友坐上。男友野心勃勃,為求上位出賣了謙。謙錯愕痛苦,沒想到男友為了事業可以放棄自己!兩人決裂後,謙轉投《爆周刊》,誓要跟男友的《阿貳周刊》一爭高下。
謙感覺以後只有靠自己,以及對前男友的滿腔怒火,謙竭盡所能「搜料爆料」、譁眾取寵,決心要把《爆周刊》做得有聲有色。謙把內在渴望被愛的小女人一面埋藏,取而代之的是一個充滿侵略性的拚搏女性。

遭遇
時值石東昇的冤案現場重建,十五年前的一樁謀殺案再次成為新聞。而昇被控殺死的律師夫婦,正是許文詩的親生父母。謙與詩一家是街坊,二人情同姊妹,慘劇發生後,謙母親莉領養了失憶的詩,謙與詩正式成為姊妹,謙對詩照顧保護有加。謙感同身受,對此案更是關心。昇被判無罪釋放,謙在公在私都要求個真相,二人相處下,謙覺昇豁達有風度,不知不覺暗生仰慕。但昇對妻子念念不忘,謙成人之美,與昇成為知己。

謙卻與昇的同袍米安定在工作上經常起磨擦,兩人成為冤家。不料一次意外,謙與定糊裡糊塗發生了關係,謙這才發現定原來早己對她有意,只是表面仍裝作跟她抬槓。謙因此反而被定的感性害羞所吸引,兩人在互相抬槓中擦出愛得火花,更迅速發展為半同居的關係。

謙因感受到愛,又回復當初的小女人,期望與定能安穩計劃將來,但定卻是個隨心所欲之人,對家庭和生活都漫不經心,令謙始終沒有信心跟定走上婚姻之路。

謙常以筆鋒為武器為弱者出頭,遭到惡人買兇尋仇,而法律卻奈何不了幕後黑手,謙對其深惡痛絕。時社會上出現了私自執法的「地下判官」,專對付法律難於制裁的兇徒,謙有感於此人伸張正義,大力報導他的事跡,定卻認為他目無法紀。而昇身為地下判官,就利用了謙對自己的信任,來打擊欲把自己繩之於法的定。謙徘徊在昇與定之間,迷茫不已,究竟應該信哪一個?

蓝星 发表于 2010-10-28 11:19:10 PM

牆紙下載
http://img.tvb.com/ii/7/15530/000001552922_1288076812.jpg
http://img.tvb.com/p/drama/btn_1024.gif http://img.tvb.com/p/drama/btn_1280.gif

蓝星 发表于 2010-10-28 11:43:19 PM

精彩劇照
http://img.tvb.com/ii/7/15529/000001552853_1288076733.jpg
http://img.tvb.com/ii/7/15528/000001552771_1288076645.jpg
http://img.tvb.com/ii/7/15528/000001552763_1288076628.jpg
http://img.tvb.com/ii/7/15525/000001552470_1288076326.jpg
http://img.tvb.com/ii/7/15525/000001552462_1288076320.jpg
http://img.tvb.com/ii/7/15525/000001552446_1288076303.jpg
http://img.tvb.com/ii/7/15525/000001552406_1288076268.jpg
http://img.tvb.com/ii/7/15524/000001552398_1288076261.jpg
http://img.tvb.com/ii/7/15522/000001552178_1288076062.jpg
http://b.tvb.com/drama/files/2010/10/e58891e8ada6_0833-334x499.jpg

蓝星 发表于 2010-10-30 12:00:06 AM

第1集 - 安定作供 指證東昇
播出日期: 2010.11.01 (一)

石東昇在獄中憶起任職警察時,被上司嘉許、準備升級試的情形……十五年前,東昇不滿一名辯方律師替強姦犯洗脫罪名,而令受害人激動自殺,與律師起衝突。律師夫婦在家被襲,湊巧在案發現場出現的東昇亦遭真兇襲擊而昏倒,他醒來後驚見律師夫婦命喪在自己的警槍下,案件重要證人是東昇出生入死的同袍米安定,他在法庭上道出目睹東昇持槍出現的經過。東昇被判入獄,並在獄中受盡折磨,與懷孕的妻子簡竹君一別十五年。

東昇獲釋 感激文謙
《爆》周刊編輯許文謙以舊鄰居律師夫婦的凶宅,重新包裝作專題介紹。東昇在獄中細閱報道的一圖一字,終於有所發現……竹君接成功翻案的東昇回家時,被傳媒重重包圍,文謙見狀表明身分,東昇感激她的報道,誤打誤撞證實案發當日另有第三者在,間接令東昇成功翻案,遂答應接受這位恩人的獨家訪問。文謙往找當年唯一的目擊證人安定,訪問他可有為其供詞間接令東昇含冤入獄十五年感到內疚,安定為令文謙自動放棄追訪自己,不惜使計作弄,因而結下樑子。

文謙文詩 各持己見 
安定因東昇獲釋一事而被警隊問話,重案A組同事擔心不已,並因此對東昇沒甚好感。東昇回家赫然發現老父患有老人癡呆,幸得竹君一直持家有道,此時女兒石朗回家,她恍然父親一直在生,對東昇感到陌生,並藉故到同學家溫習而避見東昇。文謙忙完東昇一案的報道,與母親馬莉莉商議絕口不提此案,以免影響妹妹文詩。文詩為安定受東昇一案受牽連而悶悶不樂,堅持他沒錯,文謙卻抱質疑態度,對安定作弄自己一事耿耿於懷。東昇入獄多年,竹君因工作關係而結識男友賀佳喆,但為免傷害東昇,只好暫時拒絕與佳喆見面,但她亦選擇與東昇保持疏離關係。

恢復原職 聽命安定
文謙借探望文詩的機會,向其他警員打聽東昇與安定以往合作的關係,發現兩人性格我行我素,亦曾因爭執而動武。文謙再次要求安定回應,並指他出於私心,才會於庭上作假證供,冤枉同袍入獄,安定為免文謙亂造文章,遂以早前作弄她時拍下的狼狽照片發布在互聯網上作要脅。東昇正式復職,文謙前往採訪,而得到其厚待,文謙對東昇留下更深刻的好印象,但同時亦故意在文章內暗諷安定是連累東昇入獄的幕後黑手。重案組總督導莊信把東昇帶至A組成為安定的下屬,又暗著安定監視其舉動;東昇則決定把握機會,暗中查出當年含冤入獄的真相。

蓝星 发表于 2010-11-1 11:05:06 PM

第2集 - 東昇私下 展開調查
播出日期: 2010.11.02 (二)

東昇坐的士前往中環時,看到景物全非不禁大為感慨;東昇到律師樓欲找當年被殺律師的秘書歐小姐,但詢問處指她已下了指示不會與東昇見面。當歐小姐離開大廈時,發現東昇原來一直在樓下等待;東昇發現歐小姐所提到的其中一項證供,竟沒有被記錄在案……東昇到警察俱樂部的健身室找當年負責向歐小姐調查的探員基,基表示自己當年已把歐小姐的口供全部記錄下來……

東昇得悉 竹君辛勞
莊信召見東昇,指他私下調查自己冤獄一案的事,已被重案組B隊的隊長知道,並向上級投訴;東昇坦言已從歐小姐口中得知,馮律師死前曾把一箱金錢取回家,而在兇案現場卻沒有發現該箱金錢……安定得知東昇被莊信召見,特意安慰好友,但東昇卻沒有將查得新線索之事告訴安定……竹君在打掃丈夫房間時發現東昇的錄音筆,而當她聽到錄音中對案情的分析時,東昇亦剛好放工回家……

東昇一家吃飯時,其父家齊突然被食物所鯁,東昇緊張不已,卻發現竹君竟走至家齊背後,熟練地替家齊急救……晚上竹君尚未休息仍在摺衣服,東昇勸妻子休息,竹君指晚一點還需要替家齊煮宵夜;正感到竹君為這家庭無私付出而感動的東昇,發現妻子的手腕竟貼上了藥貼……

東昇經過石朗的房間,欲請教女兒如何開設電子郵箱賬戶時,卻發現女兒正與同學進行視像對話,而同學更問東昇是何許人……石朗約母親吃飯,竹君應約時卻看到佳喆帶著絲花與禮物出現,石朗釋解因三人很久也沒有一起吃飯,所以很想像往昔般,但此時竹君卻接到電話,指東昇欲約她吃午飯……

東昇等接報到場,軍裝警員說有單位戶主受到上層的臭水滲漏而報警,軍裝警員到場後發現情況有異於是請求支援。當東昇等人到滲漏單位時,卻聽到當中傳來鐵槌打擊聲;東昇領著眾人衝入單位內,發現茅叔坐在廚房地上,而灶底更發現藏有一具女屍。法醫證實女死者惠媚是被刀所殺,而探員向周遭鄰居調查時,得知來自內地的惠媚嫁予茅叔只有半年……

疑犯茅叔 突然自殺
經調查茅叔雖衝動但卻是個愛妻之人,而他亦在事發時不在香港;想不到重案組在監視茅叔期間,發現他在家中反鎖大門上吊自殺。安定與東昇各自在屋中調查,不約而同推斷茅叔應是被人謀殺。東昇接受文謙的訪問,兩人更成為朋友,而東昇更將自己發現的線索告訴文謙;文謙約安定見面,更指在調查後得知安定當年欠下五十萬巨債,但卻在東昇被捕後迅速清還,想不到安定指自己與人夾錢中了彩票……

蓝星 发表于 2010-11-2 11:15:37 PM

第3集 - 安定發現 破案線索
播出日期: 2010.11.03 (三)

東昇在練靶時發現射擊的準繩度大跌,明白是因為早前在家與竹君討論,指安定可能為了貪財而出賣自己之事;東昇、安定及文詩繼續在茅叔家中搜證,希望能破解「密室殺人」的謎團。安定調查茅叔的工具箱時,發現幹裝修的茅叔把所有工具都排得整整齊齊,唯獨是有一卷被弄亂了的魚絲及一個斷了線的秤陀破壞了工具箱的統一性;安定想起茅叔的口供亦提過想託惠媚的表哥協助裝修,更發現魚絲的切口位置應是被咬斷的……

東昇安定 合作擒匪
文詩通知正在重案組大房討論案情的安定與東昇,指檢驗魚絲切口位上的唾液DNA結果,證明不是茅叔夫婦,證實曾有第三者出現後,安定與東昇討論如何能破解在殺人後,既可將屋反鎖,又能把鎖匙安放在屋內的方法……眾人討論犯人行兇的動機,更同意惠媚的表哥的嫌疑極大,經東昇調查後發現惠媚根本沒有「表哥」,兩人關係成疑,他最後提議可利用惠媚失蹤的愛貓引出兇手。

東昇約文謙見面,更託她將領養惠媚愛貓之事刊登於雜誌上;這邊廂竹君收到美霞通知指家齊與她在街市買魚時失蹤,竹君大急下請來佳喆一起尋找,眾人在街市一帶沒法覓得家齊,但佳喆突然想到家齊可能是去了買觀賞魚,最終發現家齊所在。從看更口中得知父親曾失蹤的東昇,回到家後立刻問候家齊狀況,而當他看見佳喆後,佳喆自稱是竹君的舊同事,家齊更指他常照顧自己……

文謙繼續追查安定在十五年前所作口供的真偽,發現案發當天安定已訂了船飛到澳門,但不知為何他在收到一個電話後便把船飛送給了同僚……莊信召見安定,指他已第三次成為雜誌頭條,要他好好與雜誌方面解除誤會。安定約文謙吃飯,但兩人仍唇槍舌劍各不相讓。安定為了阻止文謙繼續追訪自己,竟不惜設局陷害文謙盜竊;看著大呼冤屈的文謙,安定只得向她說出,其實是有人能證明自己當年出現在馮律師家附近的理由……

為捕疑犯 兩雄受傷
許家姊妹在家吃飯時,文詩不滿姐姐抹黑安定,竟出言頂撞文謙,最後由母親莉莉出言阻止兩人吵架。文詩偽裝寵物店店員,與前來領養黑貓的慶輝談話;經過各方驗證,終鎖定持雙程證件到香港當黑工的慶輝最有嫌疑。為了追捕慶輝,東昇不顧自身安危勇猛異常,看到好友身陷險境,安定亦不顧危險拯救東昇,兩人同告受了輕傷。因安定指名媛錢周芷倫能替自己作證,於是文謙向剛回香港的芷倫查問她與安定的關係,但芷倫卻指並不認識他;在一眾傳媒前,東昇高調聲明自己絕對相信安定。

蓝星 发表于 2010-11-5 01:38:56 PM

第4集 - 同僚稱讚 接納東昇
播出日期: 2010.11.04 (四)

茅叔案件終水落石出,東昇帶眾同僚到佳喆的酒吧慶功,更介紹他與眾人認識。眾下屬紛紛真誠地稱讚東昇,除指他勇猛無比外,更指他在眾傳媒前力挺安定令人感動。眾人在酒吧內看見上司莊信也在喝酒,安定卻指不用理會他;安定與東昇一起離開酒吧,在討論當年馮律師一案是否與金錢有關時,莊信突然在二人面前出現……

才俊紀煬 加入警隊
重案組眾人辦案完畢回到警署時,卻被一輛名車霸佔了車位;眾人下車時見對方是個公子哥兒打扮的男子,更邊談買賣股票的電話邊步進警署內。文詩按捺不住,向該男子指出那車位只是給警務人員專用……
這時莊信出現,更向安定等人介紹,原來這位有錢哥兒就是退休警司高立仁的兒子高紀煬見習督察;莊信更指紀煬將會加入安定這一組工作。安定帶紀煬到重案組大房,但文詩卻對他出言不遜……
午飯時間東昇正埋怨安定,指當安定得知紀煬之前的工作是投資經紀後,便忘了提防他是否莊信派來的線眼,向他查問股市貼士,安定解釋這是借機了解紀煬為人;這時紀煬突然出現更指欲與兩人一起吃飯。紀煬突然說出很佩服東昇,更道出對馮律師夫婦被殺一案的看法;看到紀煬分析得頭頭是道,兩人不禁驚訝。文謙四出調查,到底安定與芷倫是否真的相識,卻從一位街坊口中得知一重大秘密。
雜誌快將截稿,文謙仍考慮是否將已寫好的頭條交出;在記者小琦催促下,文謙竟說在吃完宵夜後回來才說出自己的判斷。當小琦在偷看文謙的頭條故事時,雜誌社老闆包太出現,當她看到文謙的頭條時眼前一亮。同時間文謙與文詩邊吃著宵夜,邊向妹妹說出她崇拜的上司安定真的是認識芷倫時,小琦卻前來通知文謙,說包太私下將文謙撰寫的頭條付印……重案組奉召到郊外發現不明內臟的地方進行調查,定安竟借機戲弄紀煬。

小童失蹤 祭壇突現
眾人到附近的村落調查,何村長向安定詢問發現的內臟是否自己早前失蹤兒子所展……警方約見眾村民商議,何村長竟指鄰村的崔村長是殺子兇手,東昇等只得努力平定眾人情緒。郊外發現一血染祭壇,更在上面發現大量血跡……安定調查一宗在數月前發生的兒童失蹤案是否與剛發生的失蹤案有關時,失蹤兒童的母親娟更下跪求助;文謙出外工作時,偶然看見竹君與佳喆一起……
再有一小童失蹤,之後警方在郊外發現了第二座染血的祭壇。東昇約竹君補祝結婚周年紀念,兩人卻不約而同說出有話欲說……

蓝星 发表于 2010-11-5 01:40:38 PM

第5集 - 安定調查 拾荒怪人
播出日期: 2010.11.05 (五)


重案組眾人得到消息指娟的丈夫忠已回到香港,於是到他家詢問有關他兒子賢仔失蹤的事;原來忠是個蓬頭垢面的拾荒漢,而當定安欲要求進忠家調查,忠把門打開時傳來惡臭,屋內仿如垃圾崗……忠向安定說出因為家貧只得由自己教育兒子,而兒子甚聰明及懂事,但自從妻子覓得一份校工的工作後,便搬離忠家,之後更把兒子帶走;而當日忠到娟家欲帶兒子離開,兩人爭執過後才發現兒子不見了……

文謙主動 接近怪人

安定與組員進入忠家調查後離開,眾人回到重案組整理資料時,不約而同推測忠有可能憶子成狂,而安定除說出自己對忠的一些說話含意感到懷疑外,更說出在離開前與忠握手時問他:「有否見過其他失蹤兒童」,從而證實忠在說謊;安定打賭說,除了文詩外,能說出箇中原因的人便可代大家贏得他一頓下午茶,想不到東昇竟輕鬆解釋了安定提出有關手部溫度與說謊的關係。

晚上文謙向妹妹問及連環殺童案時,文謙亦透露雜誌社將於慈善基金中撥款幫助忠,但文詩提醒忠是個怪人,要姐姐小心;文謙偕記者大斌到忠家探望,忠得知他們不是來採訪而是送上慰問食物及資助後便招待他們入內;忠談到自己是親自教育兒子時,更向文謙請教英文。最後文謙留下名片指忠可隨時聯絡她。一直在遠處監視忠的紀煬,看到文謙不禁讚她漂亮,文詩出言指他不要對姐姐有非份之想……

文詩與紀煬回重案組報告忠在收到資助金後,只把錢用在買玩具及新課本上;東昇嘗試分析忠現在的危險程度,但卻因沒有足夠證據而不能申請搜查令,這時文詩卻靈機一觸。文謙與大斌帶著電風扇到忠家,文謙卻趁大斌助忠裝風扇時,悄悄把微型攝錄機安置在忠家窗口……東昇前往竹君的公司欲接妻子放工,竟發現佳喆在大街上緊捉竹君的手與她糾纏著……

東昇得知 竹君別戀

美霞在天台晾衣服時發現兒子獨個兒喝啤酒,想不到東昇突然向母親查問竹君與佳喆之間的關係……東昇約文謙見面,更問她是否早知竹君與佳喆戀情之事……重案組人看過文謙交來有關忠家的錄像後,東昇認為忠是犯人,最後更私自潛進忠家,用手帕沾上不知名的液體以作化驗。眾傳媒向安定追問有關殺童案的進展時,安定偶然得知文謙與前男友偉健之間的過節……

忠請文謙到家教自己英文,文謙以為遺留了電話在車上而託忠代自己取回,但當文謙獨處忠家時,終得知到忠的秘密……

蓝星 发表于 2010-11-5 10:38:26 PM

第6集 - 全屋爆炸 死裏逃生
播出日期: 2010.11.08 (一)

安定與東昇衝進屋中,發現忠叔正脅持文謙;安定成功將忠叔引開,更與他扭打起來……東昇趁機解救文謙時,忠叔拾起已打開了的石油氣喉,卻與眾人同歸於盡……事件告一段落,東昇亦正式取假期與妻子及女兒到沙巴度假;正當東昇高興地執拾行李時,美霞突然將枕頭套交予東昇,東昇卻不明所以……石朗與母親到百貨公司購物,竟說出不想跟隨兩人出發,竹君聽後竟緊張不已……

東昇竹君 出國度假
石家三人剛到沙巴,竹君便看到丈夫為了酒店房間而與門房人員起爭執……三人經過一天密密的行程後,石朗獨自行動,東昇與竹君終可坐下吃飯;當竹君看到丈夫飯後仍安排了密密麻麻的行程後,終向東昇說出自己要求;回到房間後的東昇,細心地把房間布置得極有情調,當竹君洗澡出來後,東昇更取出香檳與她分享,想不到這時竹君的鼻敏感發作,東昇連忙把藥遞給妻子,想不到竹君竟吃了比平時更多的分量……
翌日早上一家吃早餐時,石朗人細鬼大,趁東昇離開察看旅遊車時問母親與父親補度蜜月之事,而當她知道竹君因多吃了藥而昏睡後,指母親是刻意而為……
東昇回港後約文謙見面,向她說出明白自己令竹君受到很大壓力,文謙只得好言相勸。
莊信召見東昇,指從紀煬口中得知東昇在調查忠叔一案時違規之事;這時安定突然進入房中,更指自己曾與東昇聯絡,可惜因為電話接收不清令東昇誤會已得批准……
眾人認為紀煬出賣東昇,刻意疏遠他;紀煬突然到練拳室找文詩,更向她解釋自己向莊信坦白是因為堅持自己的職業操守,但文詩卻不置可否;紀煬提出挑戰文詩,最終被她擊倒在台上……紀煬回家時見父親立仁焗了曲奇餅,忍不住邊吃邊與父親閒談;而紀煬發現已退休多年的父親仍翻看有關東昇案件的剪報。紀煬等到東昇與安定練靶後,特意向東昇解釋,亦向兩人說出當年的一宗犯毒案可能與東昇案件有關連。

東昇覓得 關鍵口供
東昇得到紀煬的啟發,回憶起當年在獄中認識的一位毒犯白粉成,自稱無辜被指獨吞了五百萬毒款……安定到鴨寮街找舊識,特意向他打聽當年東昇一案中被害的馮律師有否私下替人洗黑錢。
另一方面,東昇特意回監獄探望舊同倉友白粉成查問,而從白粉成的口中,東昇得知當年追蹤拿著毒款的白粉成竟就是莊信;東昇收到通知,當年負責東昇案的探員,在檔案室翻箱倒籠,終替他尋回有關女秘書的口供……
页: [1] 2 3 4
查看完整版本: 刑警/Gun Metal Grey